邹细b、

屹青:

他們的咖啡。


“很高興你今天能出來陪我喝杯咖啡,你真的做得非常好了。”老奶奶對著老爺爺說道。隱約聽到老奶奶說關於兒女最近過得怎麼樣了。整個過程,老爺爺一句話也沒有說過,四肢也沒有移動過。就這樣一動不動地坐著,就這樣沈默著。

我猜,他們是一對老夫老妻,可惜,老爺爺得了老年癡呆。也可惜,老年癡呆帶不走他們之間的感情,和愛。


攝于芝加哥,二零一三年七月


Hasselblad 503CX

Carl Zeiss Planar T* CF 80mm 2.8f

Kodak Ektar100

千阳:

“阿武每天都会买一罐5月1号到期的凤梨罐头。”

“因为凤梨,是阿May最爱吃的东西。”

“而5月1号,是自己的生日。”

Roger JJ:

再看这张片子有点诡异的气氛,像是被外星人吸走前的场景

石锤淡啤酒·LoFoTo:

单独发这一张一次

你可能会在八月刊的摄影之友互动小封面看到它

(后记:编辑给我发到七月刊了TAT)



凝视着我的火烈鸟


摄于南昌市动物园,屋内的最后一只火烈鸟渡步至门前,转过头来一动不动的凝视着趴在厚厚玻璃后的我,它的眼睛明亮镇定,却又好像带着一丝执着。我记录下了它凝固着的神情,却不懂它的眼神为何在我脑海里久久挥散不去。

直到后来,有一个女性朋友看了这幅照片后对我说,它可能是你前世的恋人。

但片刻之后,它转过头去,走入它的群体中。

我便再也无法找出它来了。